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300文化故事 资讯 观说感悟 查看内容

广告位

送他一程 他是为什么?他是为什么?

2021-4-7 13:01| 发布者: 羽毛之翼| 查看: 14| 评论: 0

摘要: 小村不大,谁都知道谁。哀乐声声,乌云压得很低,张老大到了出殡的时刻。在一片号啕痛哭声中,一帮壮汉子抬着灵柩出了灵棚。周围挤着看出殡的男女。灵柩抬着走了,看者不无感慨地一个个走散。可唯有一个人,花白头发 ...
小村不大,谁都知道谁。

哀乐声声,乌云压得很低,张老大到了出殡的时刻。在一片号啕痛哭声中,一帮壮汉子抬着灵柩出了灵棚。周围挤着看出殡的男女。灵柩抬着走了,看者不无感慨地一个个走散。可唯有一个人,花白头发,低着头,尾随送殡人群之后,一步步直到村外的十字路口才停步。

他叫张石头,已入花甲之年。有人不解地问他,你跟张老大沾亲带故?张石头摇摇头,面含悲情地说,他是好人啊,吃了一辈子苦,像头老黄牛不松套,到享福的时候却走了。你看看,人到这时候,我能不送他一程?

心眼一点儿也不歪的李歪歪,一场病给撂翻了,说话不及又走了。出殡时,张石头一旁看着看着,眼泪就模糊了双眼。送殡人群的哭声,叫落在枝头的飞鸟也垂下了脑袋。张石头依然尾随之后,低着头,一步步地走,直到村外的十字路口才停下脚步。

有人说,李歪歪是倔倒驢,你为啥还要送他?张石头长长叹息一声,老歪啊,好人一个,正是他脾气倔,才一个人执拗地在村东小河上架起一座木头桥,方便几个村的行人;才一拍胸脯站出来打黑脸,大煞穆家母老虎骂公咒婆的嚣张气焰。他说走就走了,人心都是肉长的,佩服他啊,我这时能不送他一程?

轮到赵二憨出殡,正是寒冬腊月,鹅毛大片的雪花搅乱一个世界。他亲友少,送殡的人稀稀拉拉。灵柩抬出灵棚后,张石头依然尾随送殡人群之后,低着头,一步步走在雪花飘荡的路上,直到村外的十字路口,他才停下脚步呆呆地站着目送。

有人冻得直跺脚,不解地问他,这么冷的天,还来送赵二憨啊?张石头这时一受凉,就连声咳嗽。他咳嗽止住后,说,他憨了一辈子,也大度了一辈子,长短曲直从不跟人争辩,多少苦水都是在眼泪中偷偷咽下。这一点,在咱村唯有他一个。他这一走,再想见面只能在梦里了,这时候我怎能不送他一程?

赵大兴的名字始终没有叫起来,“三只手”的外号倒叫得当当响。他的腿脚一动,人们就暗暗操着他的心。他倒头的时候,村里人不说是皆大欢喜吧,可以说为之悲哀的的确不多。出殡时,除了他的家人和亲戚,村里没有几个惦记他在心里的。灵柩从灵棚里抬出来,在极短的送殡队伍之后,尾随的依然是张石头。

这时人们就大眼瞪小眼了,他个“三只手”,死了就死了,可以省去人们多少心?他一万个不能跟人家张老大、李歪歪相提并论。张石头可不全是这么想,他想“三只手”为啥“三只手”?看他人高马大的,可一辈子过得扯不严盖不住,多少年都是为嘴打饥荒。他心眼好,早先有个要饭的,病倒在南窑后,他碰见了,用单方硬是救活一条命;王二拐从树上掉下来,腿摔骨折了,又是他一趟趟跑齐村拿膏药,王二拐才下了床。看人,浑身上下看个遍才对。

贴边邻居苗小小,真病了些年。月亮刚刚滑下树梢,他就撒手人寰了。村里嘁嘁喳喳议论他,一是他的为人,有人说东有人说西;二是牵扯到张石头。很多人说,张石头这次是不是拍手称快了,为啥?两家为宅基地的事,村里说不下,官司打到法庭上。结果苗小小胜诉,张石头灰溜溜的,几年见面不搭腔。有人说,苗小小出殡,张石头绝不会为他送上一程的。也有人摇头。这样对阵双方相持不下,就互不相让地打起赌来。

苗小小午饭后出殡。六月天说变就变,眨眼工夫就沙沙地下起雨来。壮实汉子抬起灵柩吆喝着出了灵棚。街两边看出殡的男女,一看下起雨,就纷纷离散。蜷缩在门口大椿树下的张石头一言不发,待送殡的队伍从他眼前缓缓走过,他站起身,尾随其后,一步步地跟着走,把头低得很低。

有人说,看见张石头落泪了。

到村外十字路口,沙沙的雨把张石头淋个透湿。一着凉,又一声接一声地咳嗽起来。

为此,打赌输的一方要遵约请客。可他直拍脑袋,你说说,他是为什么?他是为什么?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广告位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