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300文化故事 资讯 观说感悟 查看内容

广告位

六月的绣球花,拥有“神灵都眷恋的蓝紫色”

2022-6-21 10:59| 发布者: 羽毛之翼| 查看: 129| 评论: 0

摘要: 一进入六月,惊觉平素见惯的绣球花变得非常网红。打开社交媒体,扑面而来的都是晒这个花的。城市花境,城郊景区,处处都是大片蓝紫或粉红的绣球。这些刷屏的绣球花,主要是近些年来最主流的一个园艺品种“无尽夏”( ...
一进入六月,惊觉平素见惯的绣球花变得非常网红。打开社交媒体,扑面而来的都是晒这个花的。城市花境,城郊景区,处处都是大片蓝紫或粉红的绣球。
这些刷屏的绣球花,主要是近些年来最主流的一个园艺品种“无尽夏”(Hydrangea macrophylla 'Endless Summer')。一如它的名字,无尽夏的花期极长,几乎可以从初夏一直开到初秋。另外,无尽夏最突出的特性是当年生的新枝也能开花,这是绣球花育种技术的一个重大突破。最流行的绣球园艺品种,“无尽夏”。    

绣球最迷人的特征是开放时花色会逐渐改变,从初绽到凋谢,以及在不同的生长环境中,会呈现出深浅不同、或蓝或红的渐变花色。以前通常认为,绣球在酸性土壤中开蓝色花,在碱性土壤中花则会变成红色系,所谓“酸蓝碱红”。但最新研究表明,这种观点并不完全正确,除了土壤的酸碱度,绣球花的变色还取决于土壤基质中游离态铝离子的含量。
据上海辰山植物园的绣球种植专家介绍,要调蓝,在绣球萌芽的初春,就要在土壤中加入适量的硫酸铝颗粒,并持续使用偏弱酸性的水进行浇灌,这样才能使绣球开成梦幻般的蓝色。

绣球的大花球,能在枝头挂非常久的时间。这个特点,让它非常适合做成切花、捧花以及干花。在国外的室内设计图片上,经常能看到绣球花的身影。
能长时间花开不败,是因为这一个个美丽的花球主要是由大量的不育花组成的。每朵不育花有四枚“花瓣”,其实是退化了的花萼,而真正的花瓣、雌蕊与雄蕊极度退化,变成了花心的一个凸起的小点。对植物来说,开花与结果都是大耗能量的事情,不孕花不婚也不育,就省下了大把的力气,从而得以长时间地保持美丽。

绣球的真花,即会结果的可育花,小而少,藏在整个花球里面。如果你在花前驻足的时间够长的话,就会发现蜜蜂等传粉昆虫总是准确地直冲这种小花而去。

城市里比较常见的还有一种绣球,叶片跟无尽夏非常相似,但植株通常更高大一些。跟绣球不同的是,它的可育花数量远远多于不育花,而且全部排列在枝端成一个水平面,不育花排列在花序的外缘,就像手拉手地围成了一个圈。这是山绣球(Hydrangea macrophylla var.normalis),中国植物志将其列为了绣球的一个变种。

绣球是原生日本的物种,自古以来就深受日本人民的喜爱。在日本最古老的和歌集《万叶集》中,就有这样的句子:“树木静无言,无奈紫阳花色变,迷乱在心间。”
紫阳花是绣球在日本的名字。据传,这个名字来源于白居易的诗《紫阳花》:“何年植向仙坛上,早晚移栽到梵家。虽在人间人不识,与君名作紫阳花。”
诗人原题后有注:“(杭州)招贤寺有山花一树,无人知名,色紫气香,芳丽可爱,颇类仙物,因以紫阳花名之。”很显然,白居易诗中所写的花并非绣球,因为绣球花并无香气,也非乔木。但平安时代的学者们大概觉得气质契合,就拿来用在绣球身上了,延续至今。

在日本,六月素有“水之月”之称,是雨季开始横扫全境的月份,降水量全年最高。日本著名俳句研究者長谷川棹说,“就雨量而言,也许有的国家地处热带雨林,雨量更加充沛,但对雨的感情,恐怕没有任何国家比得上这个岛国”。
紫阳花正是梅雨季最鲜明的自然物语,被称为“神灵都眷恋的蓝紫色”。镰仓、京都等地的多家著名寺院都以赏紫阳花而闻名,不仅栽种有规模超大的紫阳花,品种也非常丰富。位于镰仓的明月院,别名就叫绣球花寺,每到六月绣球花盛放之时就会挤满来自各地的游客。箱根登山铁道每年六月都会推出赏紫阳花专线列车,全国各地也会举办很多跟紫阳花有关的主题活动。在日本著名导演是枝裕和的电影《海街日记》里,宫崎骏动画片《千与千寻》里,紫阳花也总是出现在柔美的背景里。明月院的绣球,为其赢得了“绣球花寺”的美称。     
明月院的绣球,为其赢得了“绣球花寺”的美称。     

有位朋友在日本生活工作多年,我问她是否了解日本人特别喜欢紫阳花的原因。她说,“其实我也不知道日本人为什么喜欢,和樱花一样到处都是。不过,绣球确实美得惊艳,而且雨越下开得越灿烂。在最寂寞的梅雨季节里,这一点尤为重要。”
热爱可抵梅雨季漫长啊。紫阳花品种:佛前七段。摄于镰仓长谷寺。    

特意找了些写绣球花的日本俳句来读,
描写雨后之花的——“绣球花,朵朵挂水珠。”(岩井英雅);
写初绽之花的——“绣球花,浅绿出于白。”(渡边水巴);
月下之花——“绣球花月夜,尚是淡青色。”(铃木花蓑);
行旅所见——“绣球花枝垂,清澈水潭上”(苍虬),“别屋客间坐,小院树丛天然成,绣球花盛开”(芭蕉)。
读着这些俳句,我有一种感觉:对于绣球花,日本人民热爱之外,还有种绵长的深情。绣球花开的每一种情态,都被细致地捕捉、品味,乃至沉醉。在中国,绣球只是一种美丽的夏季开花植物而已,而在日本,因为人们的无限热爱,却被赋予了极其丰富的文化美学意蕴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广告位


返回顶部